螺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好兄弟好干部好父亲三个视角看张献斌青江藤

发布时间:2020-10-18 15:01:14 阅读: 来源:螺旋管厂家

好兄弟 好干部 好父亲 三个视角看张献斌

全国消息:好兄弟好干部好父亲

———三个视角看张献斌

一个叫张献斌的人走了,走得悄无声息,但却惊天动地:

他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可以让媒体的镜头定格、放大,但有30年如一日的平凡践行可以诠释伟大。

他也许没有宏大的抱负,也并未期望这辈子有什么大的作为,他每天要求自己的,不过是对得起这份工作,对得起农民,对得起家人。

张献斌的先进事迹经媒体广泛报道后,农业部部长孙政才就张献斌事迹作出批示:张献斌同志的高尚品格和先进事迹,很值得全国农业科技与推广战线的同志们学习,很值得农业部和全国农业系统的同志们学习。

张献斌走了,一个中国农村最普通的农业科技工作者走了,走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遗言,但上百万农业科技工作者都在他身上汲取到前行的动力。

在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丽新乡,一个地处大山腹部、经济落后的畲族乡镇,我们循着张献斌的足迹,采访了他生前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试图为读者还原出一个真实的、完整的张献斌。

同事张柏华:对别人从来很慷慨,对自己从来很节俭

我们丽新乡是一个畲族乡,农技站里一共六个人,平均年龄52岁。平日里,我们六个人都有分工,各管一条线。但不管是谁的工作,献斌都是不分你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

在站里,水果由技术员兰炳其分管,但献斌跑得最勤最累,出的力最大。

2008年,丽新乡柑橘高产,达到了500多万公斤,为近年来最高,但价格跌得令人心疼。往年最低价每公斤也能卖6角,去年一角五六分都卖不出去。献斌心急如焚,他东奔西跑,一面动员大家及早脱手,以免烂在家里,一面从早到晚打电话,联系全国各地的客商。

周云兴是白岸口村的水果种植大户,家里有6万多公斤柑橘,开始,周云兴对行情抱有幻想,想等等看。献斌多次上门告诫,要他及早出手。当时,周云兴并不在意。后来眼看着价格不断下跌,周云兴心里开始发慌,万般无奈之下,拨通了张献斌的电话。张献斌二话没说,就帮忙联系起来。正月初八,一位山东客户收购了周云兴家全部橘子。

为了解决柑橘卖难问题,政府出台政策,每卖掉一吨,就奖励客商200元。为此,每一笔买卖,献斌都要到场过秤,开具证明。有时候,天没亮客商就进村收橘子,有时候则天黑透了才来人。献斌随叫随到,从无怨言。不管刮风下雨,常常是饭吃一半,碗一推,就赶过去。后来,我们乡的橘子销出九成,在莲都区排名第一。这里面,献斌的功劳最大。

可以说,献斌就是为卖柑橘累垮的。

2月23日早上,我们一起去区农业局参加水果产销汇报会。献斌怕下雨天我骑摩托车不安全,特意开着他的工具车来接我。一路上,我们商量着怎么进一步解决柑橘卖难问题,快到农业局门口,张献斌突然感觉胸闷。原来,早好几天,献斌身体就不舒服,只是怕耽误了卖橘子,才迟迟没去医院。在我们劝说下,献斌直接去了医院。临走时还说,“你们先去开会,替我请个假,我争取早点回来汇报。”没想到,这一别竟成了永别,献斌再也没有回来。上午10时许,献斌突然昏倒在地,心脏停止了跳动。医生说,“要是他早一点来检查,应该不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病人是典型的‘过劳死’。”

粮油这块工作由官松树分管,但献斌一样不分彼此,管得比分管的技术员还多、还认真。2007年,省里下达了“统防统治”的任务,丽新乡因为是传统的粮油主产区,任务较重,分到1000亩面积。老百姓既纳闷又怀疑:祖祖辈辈种了多少年的水稻,都是自己一手落。现在只要管种、管收,病虫害防治由政府统一负责,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有些农民不相信,把责任田一分为二,一半交给政府管,一半留给自己管,搞起了对比试验。

为了解除农民的顾虑,献斌自己垫钱,买上农药,先给大家治起了虫。常常一大早,植保员还没到,献斌用自己的车子拉着农药已经到了田头。晚上,常常指导到七八点,等植保员收工了他才回家。

当年,“统防统治”为农民每亩节省成本20多元,增产200斤。

第二年,任务扩大到了1500亩。农民看到了好处,不用你动员,都主动要求参加“统防统治”。

但是,献斌垫出的钱至今没有收回。他去世后,家人翻出各种各样农民的赊款单和借条一共有53张,金额总共8万多元,单笔金额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

献斌有辆“昌河”牌工具车,是妻子买给他代步用的。当时,献斌住在隔壁的老竹镇,但工作在丽新乡,每天来回奔波,妻子怕他太辛苦,就用跟人合伙开超市赚来的钱买了辆车,给丈夫作代步工具。没想到,这辆工具车,竟成了“便民车”。农户有需求,就成了农资送货车,随叫随到,不收一分钱运费;站里有需要,随时当“公车”,7年来,他从没有报销过一分钱油费和修理费;山村交通不便,只要一个电话,又成了村民的免费“出租车”。66岁的老太太陈新球想把自家种的蔬菜拿到40里外的城里卖,但苦于交通不便,眼看着蔬菜就要干掉、烂掉,老太太急得不知该怎么办。献斌知道后,赶到菜地帮她采摘,又用工具车把菜送到城里的菜场。畎岸村的邱菊云在医院挂盐水,家里有急事,就试着给献斌打了个电话,张献斌二话没说,跑了1个多小时的山路,将她送回家……附近的老百姓都知道,远远看见张献斌的工具车,不用招手,车子会主动停下来,顺不顺路都会捎你一程。

但是,你千万不要以为献斌富有。在乡镇农技站,他干了几十年,一直属于差额拨款人员,收入只有全额拨款人员的60%,一个月的工资不到千元。

节假日和年终奖金他都没有份,家里的开支却比别人要大得多,不仅上有老,下有小,还要承担残疾弟弟一家生活费用。但张献斌甘于清贫,从不抱怨。他用的木箱已分辨不出颜色,是结婚时妻子的嫁妆;一只五斗橱用了20多年,是被评上茶叶先进技术员时的奖励;用帆布和铁架支成的“大衣柜”里,尽是打着补丁的旧衣服。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对别人从来很慷慨,对自己从来很节俭。

村民雷根荣:今年,还没喝我的头蓬茶,你怎么就走了呢?

不瞒大家说,20多年前,我就靠养殖致富,成了万元户,还做过村长。后来,我无意中染上了赌瘾,短短一年时间,输掉17万多元,不但家中所有的存款没了,还借了9万多元高利贷。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债主还整天追着我的屁股要债。当时我感到已经走投无路。

2001年,种茶叶的都发了财,我一看,干这个不错,不仅成本低,而且效益好,我就在自家责任田里种了7亩“丽早香”茶叶。

茶树好歹种上去了,可化肥怎么办?没钱买啊。当时,镇上有好几家化肥店,我只好厚着脸皮,一家一家去求,一家一家去借,结果都被挡了回来。我也怨不得大家,谁让我自己以前不争气呢。最后,我老婆指了一条路:“要不,到张献斌那里去试一试?听别人说,这人不错。”

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第一次走进他的店。我吞吞吐吐提出要求后,他看着我的眼睛,足足有半分钟,我想:没戏了。没料到他却笑了:“看在你妻子的份上,肥料我赊给你。只要你好好做人,我帮你。”当时我就愣在那里,直到他把十几袋肥料放到我面前,才缓过劲来。

正是张献斌的信任和支持,给了我勇气。我开始没日没夜地干,使出了身上所有的劲头。这年采下茶叶,我挣到第一笔钱:970元。第一件事,我就急急忙忙凑齐1000元,还清了张献斌的肥料款。他接过钱,笑着说:“我就相信,你会好好做人的!”

生活有了转机,但巨额的高利贷,还是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这时,我又想到了张献斌。站在他面前,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实在开不了口。他看出我的来意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其实,以前,你都是靠自己一步一步做出来的。只要你不去赌,以后,你也一样能做出来。”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3000块钱送到我家。我接过钱,手抖得特别厉害。

我一定要干出点样子来,报答张献斌。我暗暗下定决心。

张献斌多年前就是茶叶辅导员,对怎么种茶叶、怎么炒茶很内行。我对养殖还行,可一说到种茶,心里还真没底。张献斌有事没事,经常来茶园转转,主动帮我修剪茶园,还指导我怎么防治病虫,怎么施肥,怎么采茶。慢慢地,张献斌成了我最信赖的人,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跟他商量,他也不怕麻烦,帮我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困难。

2002年开始,我每年都到镇里贷款。每到还款期限,我就急得不得了,每次都是张献斌无偿地借钱给我周转,还做了我的担保人。正是他的帮助,让我每次都能及时归还贷款。2007年开始,我被银行评为信用户。说实话,以往去镇里的那条路,我都不敢走,生怕碰到债主。现在不同了,评上了信用户,我走路的底气都足了。

现在,我的茶园已经扩大到了20多亩,单单茶叶一项,每年就有七八万元收入。

去年开始,我又买了9台茶叶加工机器,办起了家庭茶叶作坊。每天雇的制茶工就有7个,采茶工有20多个。每天收购茶青200多斤,制作茶干50多斤。

以前,我们乡里种茶不多,现在则越种越多,光我们村就有300多亩,每天有500多斤茶青。怎么卖,卖给谁,卖什么价,每年大家都着急:没人来收时怕卖不出去,放在家里一分钱不值;有人来收,又怕价钱卖低了,自己吃亏。张献斌到处联系,最后帮大家落实了一家叫“梅峰”的茶叶公司,让公司与茶农签订合同:茶农按照公司要求加工,公司则保证按照市场价全部收购。这样一来,销路和价格都有了保证,大家再也不用每天挑着茶叶去外地市场叫卖了。

在很多人眼里,以前,我是根扶不起的烂稻草!现在,有了张献斌的信任和帮助,我还清了所有赌债,过上了舒心的日子。活着也算有了面子。

每年,为了表示心意,头蓬茶采下来炒好后,我总是第一个送给张献斌品尝。可是今年,还没喝上我的头蓬茶,你怎么就走了呢?

女儿张超平: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女儿

爸爸出生在泄川乡陶坑村,一个直到去年才修通公路的小山村里。因为家中贫困,没有能力供他上学,为了读书,他就自己上山砍树、砍竹子,然后赤着脚走几十里的山路,把这些东西背到城里去卖,就是这样供自己上了茶校高中,当上了茶叶辅导员,最后当上了丽新乡农技站的站长。

爸爸对长辈非常孝顺。爷爷、奶奶都年近八十了,身体很差,常年吃药,可爸爸从不嫌弃他们。爸爸六个兄弟姐妹都在农村,家境都不太好,他就主动把养老的担子挑了起来。爷爷奶奶常年住在我们家,平时的饮食起居全由爸妈照料。我还有一个腿有残疾的叔叔,为了相互之间有个照应,爸爸索性就把叔叔一家四口也接到身边,而且还要供叔叔的两个孩子上学。

四年前,爷爷被查出得了食道癌,在市人民医院治疗。因为白天要上班,不能留在医院照顾爷爷,爸爸每天总是一大早就起床,赶到医院看望爷爷,然后匆匆赶回去上班,下班后又第一时间赶往医院,风雨无阻。不仅如此,爸爸还负担了爷爷住院期间全部的医疗费用。

尽管爷爷最终还是走了,但爸爸对长辈的孝心却让我深深地震撼!

爸爸和妈妈是自由恋爱的,结婚多年来感情一直很好。但是,因为妈妈没有工作,爸爸收入又很低,他们一直没有能力建自己的房子,而是和外公挤住在一间房子里。后来姐姐和我相继出生,拥有自己的房子就成了他们平生最大的愿望。

1989年,爸爸妈妈咬咬牙决定盖新房。为了省钱,他们一有空就到河滩上挑石头、筛沙子,建房的沙石料全是爸爸妈妈肩挑背扛得来的。房子盖好后,由于没有钱装修,只把其中的一个房间粉刷好临时住着。后来,为了补贴家用,家里在镇上开了一家农资服务部,一家人至今仍租住在60年前的老房子里。直到去年年底,家里的房子才动手装修。

还记得那天和爸爸路过一家家具店,他很高兴地对我说:“等房子装修好了,咱们也买上几张新床!”

在别人的眼里,我的爸爸是个吃皇粮、吃公家饭的人,可我们一家人都知道,爸爸的身份是事业编制的差额拨款人员,按规定,许多政策不能享受,工资、奖金与全额拨款的人员相比也差了一大截,一直是同行当中的“低收入人员”。但爸爸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为了不让家里人操心,他总是安慰我们说:“和别人差不多,今年已经好起来了!”

爸爸所在的丽新乡农技站,都是年龄偏大的一批同志。大家对电脑操作都不熟悉,但站里需要做的文件和表格很多,身为站长的他就开始学习电脑,从开机关机学起。在家的时候他总是拉着我问电脑方面的问题。因为年纪大了,又是半道开始学习,一个程序操作,他常常要尝试很多次。有时候他还要我们帮他把操作步骤一步步写下来,作好记号,以免忘记。爸爸毕竟年纪大了,加上白天工作忙,经常要到田间地头搞试验,手把手给农民传授农业技术,很多原本可以在单位做的工作都要带回来加班完成。因为不会打拼音和五笔,只能用手写板,所有的字都是这样一个一个写上去的,由于速度很慢,别人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事,他却要戴着老花镜在电脑前坐上三四个小时,经常到夜里一两点钟还没有休息。有时候做着做着就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看他睡得那么沉,家里人都不忍心叫醒他。

就在爸爸走的前三四天,我发现他回家的时候老咳嗽,就让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他说只是感觉胸有些闷,没事的,还叫我给他买了点感冒药。第二天,我问他好点没有,他说感冒药没什么效果,我就让他先到镇里的卫生院去检查,他又说站里很忙,反正过两天要去局里开会,顺便去一下医院就行了。就在爸爸走的那天早上,我还特意提醒他一定要到医院去一趟,记得当时爸爸还笑着说:“看把你紧张的!没事,我可能就是有点累了。不说了,我还要赶时间!”

我没想到,爸爸的这些话竟成了与我的诀别!

爸爸,您就这样走了,到死也没有好好地休息一下。您才52岁啊!前几天,您坐在奶奶床前和她聊天时还说,政府关心你们,年前刚刚为你们解决了待遇问题,现在您已经转正了,工资也高了,今后一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可是爸爸,从转正到现在,还没领满半年工资,您怎么就走了呢?

还有,您盼了几十年,要有个自己的窝。20年前,您自己动手,建好了房子,可是一直没钱装修,租住在别人家里。20年过去了,总算攒够了钱,把房子装修好了,您安排好了时间,就等着春节搬家,还说要把老人接过来,让他们安度晚年。但是,您再也搬不进这个新房,您安眠在对面的山上,每天,只能远远的守护我们这个家。

爸爸,您放心走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奶奶和妈妈,像您一样,做一个平凡而有益于社会的人。爸爸,您永远和我们在一起。下辈子,我还做您的女儿!

福州专业阳痿早泄多少钱

长春治甲状腺专科医院排名

武汉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