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倒挂在你头上的女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5:03 阅读: 来源:螺旋管厂家

Dior是一个电脑游戏迷,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挤痘痘,其他时间都在电脑面前度过。

中学时期家里没电脑,他就跟同学三五成群混网吧,经常通宵不回家是常有的事,他爸妈生意忙,压根没时间在家管他。

每月按时按期的生活费寄给Dior,而Dior大部分钱都花在了上网和游戏。

Dior最牛B的一次是连续通宵三天,从星期五晚上一直到星期天早上,期间只是暂时离开吃饭或是上厕所。

这样的成长一直维持到Dior上到大学,到了大学Dior以后,他爸妈赚的钱越来越多,而Dior的生活费也随既暴涨,都快赶上某些小白领几个月的收入了。

Dior读校期间不愿意待宿舍,而是自己在外面租了个小房子,弄了台电脑,这些对他来说都只是小钱。

Dior搬到新租的房子就忍不住立即登陆游戏狂战了几把才念念不舍的出门找吃的。

就这样,Dior每天的生活除了上上课,就是待租房打游戏,他的同学都很羡慕他在外面的生活,因为要知道,学校宿舍里的网络可是差得要死。

Dior今晚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面前玩得不亦乐乎,但让他觉得奇怪的是总感觉自己脸上偶尔会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他,痒痒的,像什么毛发。

可是眼前并没有什么异物,开始他也以为是幻觉,可是一连好几个星期都是这样的情况,这让Dior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生病了?

他去医院检查了,没有任何结果,医生只是叮嘱他注意休息。

午夜,Dior再一次感受到有东西触碰到自己,Dior忽然之间想起来,自己只有坐在电脑面前才有这样的感觉。

脑袋一边想着,手里鼠标也不停操作着,突然,视线陷入了黑暗之中…

停电了,Dior满头大汗的愣坐在电脑面前,大气不敢喘一下,这,并不是因为突然停电把他吓到,而是刚才停电的一瞬间,Dior分明看到半张女人的脸挡在自己面前,那是一张倒挂的脸,眼睛爆起,满脸因为长时间倒挂而产生的淤血。

更诡异的是她那头发随意飘荡着…

又一次Dior感觉到那触碰感,好像是…是头发…Dior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忽然脑袋一沉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太阳高照,Dior没有去上学,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上网,而是随便洗洗刷刷急匆匆出了门。

不一会儿,Dior来到街边一个摊位,那里坐着一个戴黑眼镜的老头,专门给人算命,看风水,还有搞那玩意儿…

来人还没有开口说话,那老头就笑着说:“是Dior啊,你好久没来看老头我了。”

“舅爷…”Dior喊了一声就一屁股坐在了小凳子上。

咔嚓,小凳子竟然承受不了Dior的体重,凳子一角断掉了。

Dior大惊,刚想起来,却被那老头喝喊停住了,老头用手摸了摸Dior的额头,皱着眉头问:“你看见了什么?”

Dior知道舅爷的本事,没有隐瞒,如实交代,“一个倒挂的女人。”

“那不是人。”Dior觉得称呼女人不妥,于是补充道。

老头探了许久,终一笑了之,拿出一小瓶液体,然后说:“去吧,看到她后,用抹过黑狗血的剪刀替她解除束缚,方可了事。”

Dior知道那瓶液体是什么,那是牛眼泪,小时候他就偷偷抹着玩过,结果被吓得半死。

因为抹上牛眼泪,人在晚上是能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的,也就是见鬼。

Dior很快就按照老头的明示,找到了黑狗血,那是从狗肉市场弄来的,为了防止无良老板充假,Dior特意看着他亲手杀掉一只小黑狗才满意交钱。

而后弄了剪刀,抹上黑狗血,但是搞定这这些事情后,Dior却站在租房门久久不敢进入,惹得其他租房的人都像看疯子一样避开他。

任谁回家看见一个手持带有血的剪刀,一声不吭站家门前发呆,都会当他是疯子。

特别是Dior还时不时挥舞剪刀,像要杀人一样,吓得房东都差点报警。

最后Dior还是跟房东解释一翻,说自己在排练戏,学校有演出,房东也破天荒的信了。

扯完谎后,Dior只好回到了家中,他可不希望再被其他人误会成犯罪嫌疑人然后被警察带走。

“怎么办呢?”Dior不敢坐到电脑面前,现在那个位置对Dior来说就好像是炸弹一样危险。

Dior也不知道自己的时间是怎么过来的,站着发愣都能熬到十二点。

Dior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说:“该动手了…”

话说这样说,可Dior心却不这样想,可是我没有勇气…

“不动手的话,以后怎么安心玩游戏呢?”Dior试图说服自己,可是内心却在微微颤抖。

Dior内心挣扎了好一番功夫,终于还是动手了,他掏出那瓶牛眼泪,倒出一部分,抹上自己双眼。

抹上牛眼泪的Dior清楚的看见,灯光下,一个身穿校服的女人倒挂在他上网的位置。

“那是女鬼吗?好像不是很恐怖的样子。”

从Dior的视线角度看到的是女鬼的背影,而且女鬼身材不错,就算倒挂着也能看见那婀娜多姿的曲线,惹得Dior这个十足的宅男忍不住多看眼。

“生前是个美女呢!”Dior说完就后悔了,因为他忽然想是先前倒挂在他面前那张恐怖的脸。

“呜呜呜…”

“救救我…呜呜。”

那个倒挂的女鬼听见Dior的声音后便开始哭泣呼救。

“你怎么了?”Dior下意识接话,心里面扑通扑通的。

“我被人挂在这里好久了。”女鬼哭泣道。

“多久了?”Dior继续追问,努力让心平静了一点。

“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几十年…我…我也不知道。”女鬼弱弱的回答。

Dior盯着绑着女鬼双脚的绳子,没有说话,好半天才搬来一张凳子站到上面准备动手剪断绳子…

Dior手里紧握着抹有黑狗血的剪刀迟迟不敢动手,他只知道老头叫他剪却不知道剪断绳子会有什么后果,女鬼得到释放后会不会害自己?

想到这里,Dior惊出一身冷汗,他心想,还是看情况一下再动手。

“怎么了?为什么不放我下来?”女鬼见Dior明明已经要动手了,却迟疑不决,于是奇怪的问。

“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再放了你。反正你也被吊了那么久了,也不在乎这点时间。”Dior认定女鬼现在对他是造不成伤害的,所以才敢这般大胆的说。

“好,你问,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女鬼没有丝毫犹豫,道。

Dior想了想,说“你叫什么?为什么会死在这里?谁把你害死的?又是谁把你挂在这里?”

女鬼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怎么?不肯说?”

“不是,只是你一下问那么多,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女鬼委屈的说。

Dior一想,也是,于是整理了一下自己思路,问道:“你怎么死的?”

“跟男朋友发生争执,他一怒之下便把我杀了。”女鬼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显得有点失落,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呃…”Dior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还是不知说什么好,毕竟他没有谈过女朋友。

“那我帮你剪断绳子,你会不会害我?”其实Dior最想知道的问题还是这个。

“不会,我要想害你早就在你玩游戏时动手了。”女鬼轻松一笑道。

Dior一想,好像也是,自己每天在那里玩游戏,除了偶尔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碰到以外,就没有遇到什么事了。

拿定注意,Dior小心翼翼剪断绳子,Dior剪得特别慢,明显是观察着女鬼的反应来下手的,不过女鬼倒是不急,倒挂着,静静的不出声等待。

“好了!”Dior把绳子扔到一边,好奇的看着女鬼,女鬼并没有像Dior所想的那样掉下来,而是依然倒挂着…

Dior正奇怪没有绳子了怎么还能悬空倒挂,却听见女鬼乐呵呵的笑。

“你笑什么?”Dior问。

女鬼慢慢转正倒挂的身体,站直以后全身关节像发条零件扭曲着响了一遍。

Dior看得头皮发麻,心里惊叹,这要是人做这样的动作怕早就脱臼了吧!

女鬼舒展一番后,诡异一笑,突然迅速扭过头来,双手指甲暴长掐着Dior,并把Dior举了起来。

“你…”Dior盯着女鬼爆起的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女鬼布满淤血的脸显得异常狰狞。

“给我去死吧!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女鬼疯狂的笑道。

Dior此时此刻已经两眼翻白,准备到阎王那里报道了。

“呔,孽畜!受死!”突然一声爆喝,一个人影出现在女鬼身后,那人一掌打在女鬼后脑勺,只见女鬼脸上的血管猛胀起,并且爆裂开来。

女鬼哼都没哼一声便魂飞破散了,Dior觉得脖子一松就全身瘫软往后倒,这时一双苍老的手扶住了他。

“舅爷…”Dior刚才在女鬼消失后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没事吧?”老头说道。

Dior稳了稳身体,哀怨的说道:“舅爷,您不是说剪断绳子就没事了吗?为啥她还要害我?差点我就归西了!”

老头一听,叹气道:“唉…冥冥之中自有变数,原我只是想度化女鬼,没想到却险些害了你,无奈只好灭了她。”

“可惜了一个花季少女,情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Dior若有所思道。

老头呵呵一笑了之,转身离去。

临走时留下一句话,恰到时机时,缘分便自然而来…

Dior待在原地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夜里连电脑都没碰就早早睡去。

自那以后Dior不再宅家玩电脑了,除了有那个阴影,他还想追求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便是属于他的缘。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