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工返乡有三难-【新闻】火焰兰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3:24 阅读: 来源:螺旋管厂家

民工返乡有三难

一年一度的春运大潮引来各方关注,铁路及各地客运部门处于一片繁忙之中。在这样的繁忙背后,信息渠道的不畅通,票价的大幅上扬以及所带财物的安全问题,都成了困扰返乡民工的三大难题。不知道,还是不知道无人指引购车票 1月10日,北京西站。湖北孝感人来京打了7年工的杨金铭第三次排在了长长的购票队列里面。第一次到这里排队买票是在三天前,但没能买上。1月9日,他又和同乡10多人一起来到这里买票,但依然没能买到。这次和几位同乡又一次站到了售票窗口的购票长队里,能否买到他还是不知道。“如果还买不上票,你还来吗?”“当然还得来,一年才回一次家,哪能不回?”他告诉记者,北京-孝感坐票一张是148元,票贩子加50元,即198元,但他又不敢买,怕是假的。“如果是真的票,就是多花一些钱也得买,因为不能在火车站等着。” 从老家出来这7年间,杨金铭一直靠打工为生,个中艰辛不言而喻。但他说一年到头最盼望回家,每年为买火车票吃了不少苦。记者问:那你就这么等着吗?杨金铭说:不等也没办法,只好等。“你对你今年回得了家回不了家有没有把握?”杨金铭显得很无奈:“我还是不知道。” 1月13日,北京站。要回湖南岳阳的邹湘红正在站前广场临时盖起来的售票屋前排队。在广场上,像这样的屋子有两座,每座两面都开着五六个窗口。邹湘红准备17日回家,因为只有等到那天,单位才允许外地返乡者提前回家,否则工资就得过年以后才能领。她怕晚了买不到票,提前在9日晚上就到火车站排了两个小时的队,好不容易排到了窗口跟前,但她没买着票。原因是预售票只能提前四天放票,她来早了。 “你不知道票是提前四天才卖票吗?”“我不知道。我看人家提前一个月就有单位在组织订票的,以为提前多少天都可以的,没想到才提前四天。”邹湘红告诉记者,她妹妹在深圳打工,听说她们那里今年可以大家一起提前订团体票,不知为何北京没有这种措施。邹湘红还曾经请她的老乡通过电脑查票买票,但也查不出来哪天有票,哪天没票。 1月14日午夜12点,安贞里火车票代办点。售票窗前站起了20多个人的队伍。记者问其中一位正在购票的中年妇女,为何不早点来而到半夜才冒着寒冷来。她告诉记者,这几天她老来,不是任何时候都能买到票的,她想掐个整点来可能发的票会多一些,而且这时候可能人也少些。记者问售票窗内的售票员,多长时间放一次票,那小伙子说,这没准,什么预告的信息也没有,只能不住地盯着电脑看,“人家一问我们就不住的查,对有没有票,能来哪趟车的票,我不知道,能来多少票,我还是不知道。” 买票难其实许多时候是难在了信息不畅上。邹湘红说,真希望有人专门教教我们怎么才能买到票,我就不用排得这么辛苦了。 价格再涨我们就更麻烦了路费过年价更高 在赵公口长途汽车站,来自河北武强的杨二停一大早上就到这里等着买票,他说汽车站12点才开始卖北京-武强的长途汽车票,因为长途汽车站一般都要等到汽车到站时再卖票,以免卖了票没有车。过完春节第三天杨二停便得往回赶,所以他怕走晚了,车票更难买。他发愁的不是买不到票,而是对一涨再涨的票价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平时北京到武强的火车票是24元,汽车票31元,可春运时要汽车票就涨到54元,汽车最贵时到80元。“一要过节,票就非高不可。”这位在北京打工已22年的40岁汉子,搞装修一天挣40多元钱,已经算是民工里收入较高的人了,但他有家小,这一来一回多出100多元,在他看来,那是一笔大开销。 钱铿,23岁,河北定河县沈家村人。来京干了三个月,他只领到50元工钱和北京至定河的路费钱17元,老板说余下的钱回家再给,能否拿到三个月的工钱还不好说。他在打工期间,如需要钱,要自己想办法,几次想跟老板支钱急用,老板从不予解决。“如果这时候车票再一涨价,那我就不好办啦。” 记者问在北京站买票的刘英,是否知道去年春运前曾有个价格听证的事?她摇头说,不知道,如果有那一回事她也不相信会给民工带来什么好处。她说,反正票价每年都在涨,因为大家过年一定要回家的,这时不涨什么时候涨?后来,她感慨地说,在她身边的人,只要是外地的,没有不想回家的。“一年才这么一次,我们能不回去吗?”这位贵州来的女孩说,她的收入是一个月900元,包括和人合租房子在内,她一个月的******费用已经所剩无几了。“我从第一个月就要积攒回家的路费,一个来回是两趟,上千元的钱可是预算好的,它价格一涨,我的计划就被弄乱了。”她越说越感慨:“唉,我们总要回家,价格再涨我们就更麻烦了。” 没钱回不了家,有钱不好回家捂着钱包不睡觉 顺利返乡,应该包括民工所携财物的顺利与安全,但这正是民工回家时的另一难题。使用信用卡或邮寄,这是大部分民工的做法。但卡是否能全国通兑又明显影响到民工的生活和出行。 来自山东的3个男青年,在北京某军区大院种菜。他们说每月余下的钱全部存入银行,虽然有卡,但回家从来未曾用过,他们担心到家取不了卡上的钱,“那可真的没辙”。 北京站站前广场,回家的旅客正在警察的指挥下,排着长长的队伍进入候车大厅。记者和连扛带提三个大包的安徽汉子老赵边走边聊。他是个建筑工人,和老乡在一起,他们老板托人给买的票,好几十人分批回家。他说,他是第一批的。记者问他钱是否领到了,他说下午刚领。记者问他如何把钱带回家?他悄声说在怀里揣着,“你没考虑安全问题吗?”老赵回答:“来不及想,能领到钱就已经很好啦。我晚上只好不睡觉啦。”“没有人告诉你安全带钱的办法吗?”“没有!”“如果火车上有寄存的地方你会寄存吗?”“不会,存了麻烦可能就找上你了。”“如果火车上有更好的办法能让你安全管好你身上的钱或者贵重的东西,你会让他们管吗?”“可能会,但要看收多少钱了。”说完,老赵反问记者:“会有什么办法?” 的确,如何在回家路上,引导和帮助民工携带好自己的财物,至今还没有相关的好措施。文章开头提到的杨金铭也有类似的困惑。他在运大集团公司工作。记者问他回家前是否把钱存进了银行卡,他说现在还没有卡,过年后公司就要为我们每人办一个工资卡了。“那你拿到卡回到家能取出钱吗?”杨金铭说没问题,“老板发的都是真钱,哪有取不出来的。”“老家那里有卡吗?”“我们那还没有这么现代化。”关于今年的钱,他告诉记者,“今年回家过年,单位发了500元路费钱,余下的钱回到老家再领。”记者问,老板不把钱结清,你们同意吗?他说,唉,老板是同乡。 丁鑫,来自河南郑州的一位20岁女孩,在北京某毛刷厂打工,月工资400-500元,管吃住,这次与8个女伙伴一同回家过年。这次回家单位只给了300元路费钱,剩下的钱等春节回来上班后再发。老板的理由是,这样回家安全。这究竟是悉心的关怀,还是把安全问题当成了拖欠工钱的借口呢?

工业

精细化工

炼焦

机场

相关阅读